大爆日本女生熱衷援交驚人內幕:好色大叔拒上妻

大爆日本女生熱衷援交驚人內幕:好色大叔拒上妻

“經濟寡婦”與成為“工蜂”的男人

  到了20世紀70年代以後,出生於40年代或戰後的妻子中,婚外情的現象依然很多,此時導致她們搞婚外情的原因則主要在她們的丈夫,因為這壹代日本男人幾乎是無性的人,就像是無性的“工蜂”。有人解釋說他們是因為工作而忽略了性生活,以工作的成就代替了性愛的愉悅。

  大多數日本人在工作上的表現可謂是精力旺盛,他們在工作中找到了人生價值,在性生活中卻丟掉了尊嚴。日本中年男子有壹句半開玩笑的口頭禪:“不把工作和做愛帶回家。”實際上“丈夫因為工作疲於奔命,妻子在養育子女上消耗體力,雙方都沒有余力在性愛方面浪費能量”。等到夫婦的經濟負擔和家庭壓力解除後,丈夫已經快陽痿或已經陽痿,妻子快進入更年期或已經是更年期了。

  

  如同現在越來越多的日本孩子“拒絕上學癥候群”的現象壹樣,在日本丈夫身上也出現了壹種“拒絕回家癥候群”現象。日本的企業流行“殘業”(即下班後的加班),日本男人也喜歡加班,這樣可以晚回家,即使不加班可以早回家,他們也要三五成群地邀在壹起喝酒,從壹家酒館到另壹家,直到深夜或者快天亮才回家,即使回家往往也是已經大醉了。

  丈夫拒絕回家的原因也許是拒絕上妻子的床,日本男人往往色厲內荏,很脆弱,害怕失敗,失敗的時候很愛哭,壹失敗就完全認輸,甚至委靡下去。在驕縱文化培養之下的日本大男子喜歡並依賴妻子或其他女人的鼓勵,日本男人害怕妻子對自己的性器進行“小”或者“弱”的評論,偏偏這類評論在今天的日本流行起來。日本人認為:“男性性器相當於男人本身,而且是男性的壹種象征,所以貶低男人的性器,可以說是否定了丈夫作為男人的人格,這對丈夫來說的確是壹種致命的打擊。”

  

  男人的失責導致了女人的出軌,不用工作的家庭主婦在家務事結束之後免不了寂寞,性的欲望因此襲來,她們對於性的享受和追求,從她們各類性的告白書中反映出來,20世紀90年代以來這類告白書在日本非常流行。

  與日本中年女人對婚姻體制感到焦慮相反的是,中年男人對體制感到疲憊。日本幾年前有壹個調查顯示:在40~45歲的男性中,ED的比例為16%,在40~50歲的男性中,比例為20%。所謂ED是Erectile Dysfunction的略稱,意為男性生殖器官的勃起障礙。另壹個調查甚至說在30歲以上的日本男性當中,每3個人就有1個患有ED。

  

  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的日本,由於勤勞男人的晚歸導致妻子性欲的不滿足,於是婚外情(日本人所謂的“不倫”)蔓延開來。“情人旅館”、“溫泉旅館”也因此生意興盛起來。旅日華人林女士的朋友、即和她同居壹室的“沈姐”在東京壹家名叫“四角兒蘋果”的情人旅館做清潔工,林女士因為要和沈女士壹起結伴回家,偶然目睹了其中的浪漫故事:

  因為她(沈姐――引者註)的“四角兒蘋果”,離我(林女士――引者註)洗碗的料理店很近,有壹次周末我下班後,想和她搭伴兒壹起回家,就跑到那間霓虹招牌挺動人的旅館去――這算是我第壹次,也是到目前為止的最後壹次,走進日本的情人旅館:從小樓的入口處開始,就像醫院的走廊壹樣,狹窄的過道上,壹排靠墻的長板凳上,毫無間隙地擠滿了男男女女,以年齡二十左右者為主。

  

  已經坐不上位置的,就只好湊合著,雙雙相依相擁地,占領著但凡不影響走人的過道空間。等待中的客人,不下二三十對。他們沈醉在即將到來的幸福醞釀之中,壹切都表現得再自然、再天經地義不過,看不到絲毫的羞怯、掩飾和對旁人的顧慮。

  顯然這是以小時收費的服務行業,沈姐的錢,看來也不好掙。她必須以最麻利的動作,更換十幾個“愛巢”被狂歡攪和過的壹堆堆臥具……東京黃金地段周末的性生意,竟火爆成了這樣!令我大開眼界。當時我只顧往裏面疾走想找到沈姐告訴她我來也。馬上有好幾個聲音,對我發出了怒吼:“排隊!”“不許插隊!”我被吼得瞠目結舌,呆若木雞――這是我有生之年經歷過的頂尷尬的壹個瞬間。

  

  日本戰後壹大變革就是,在婚外情上男女平等了,它不再是男人的專利了。由於日本男人或丈夫不斷地尋找外遇,使女人和妻子也感到很寂寞,男人需要女人,女人也需要男人,於是她們也去尋找自己喜愛的男人。這樣性也越來越開放,成為經濟高速發展的日本社會中不可缺少的潤滑劑。

  根據渡邊淳壹所著《化身》壹書的介紹,日本有各式各樣的情人旅館,有壹種旅館,房間裏四面都是鏡子,可以從各個角度欣賞。壹進旅館的門,如果右邊是總服務臺,那麽在對面的墻上則貼著各個房間的內部照片,並標出價格,顧客根據自己的需要任意選擇。

  

  阿雅子這時發現,在電視機桌子的側邊放著的職員的提包口正開著,那開口正對著床鋪的方向。

  “那個皮包壹開始就壹直那樣放著嗎?”阿雅子問他。

  “呵,從進旅館的時候就壹直放在那裏。”職員這樣回答。

  肯定被拍了裸體錄像,阿雅子這樣想著便回憶起在鶯谷的那次恐怖遭遇。

  “如果沒有錢的話,我也不要了,作為交換條件,什麽也別做讓我回去吧!”阿雅子哭著哀求。作為交換條件,那個職員要了她家的電話號碼。無奈的阿雅子靈機壹動把朋友的號碼寫在紙上給了他,說:不信可以打電話試試看。毫無疑問,那個星期日給朋友及她的父母帶來超級的麻煩……

  這些女中學生停止賣春壹般要等到她們遇到心目中的白馬王子的那壹天。日本少女的這壹表現給外國人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她們在東南亞壹些國家旅遊的時候,很能引起東南亞的不良少年的註意,激發他們犯罪的沖動。針對援助交際等社會問題,日本有人甚至喊出了“女生誤國”的話來。